首页 > 佛学知识 > 因果实录
  因果实录
因果不虚
发布日期:2013-5-8 浏览次数:476
    

作者:华智仁波切

【取舍善恶因果依教行,行为依照九乘次第上, 现见诸法一切亦无执,无等上师足下我顶礼。】

   业因果之引导分二:讲法闻法的方法,所讲之法。初者如前,二者分三:(一)所断不善业;(二)应行善业;(三)宣讲一切业的自性。

  初者(所断不善业):以众生各自积累的善不善业为因,而导致转生于轮回的善恶趣中。轮回是由业而生,并且感受业的果报。转生到善趣或恶趣没有其它的作者,也不是偶尔的因缘所生,因此,应当随时随地观察善不善的因果,断除一切恶业,而行持一切善法。

所断除的十种不善业:三种身业:(一)杀生、(二)不与取、(三)邪淫;四种语业:(四)妄语、(五)离间语、(六)恶语、(七)绮语;三种意业:(八)贪心、(九)害心、(十)邪见,共有十种。

(一)杀生者:对其他的人或傍生等,产生想杀害的动机,最后断绝他们的命根。如勇士在战场上杀敌,是以嗔心而杀生;如想食用野兽的肉、为穿野兽皮而杀害众生,是以贪心而杀生;或不了知善恶因果或者象外道认为杀生是善业等,是以痴心而杀生的。尤其是杀父亲、杀母亲、杀罗汉三种等被称为无间业,无间业是今生和来世之间无有中阴而直接堕入无间地狱的因。

  现在我们有些人想,自己没有亲自动手杀生,便认为我没有造杀生的罪业。但是,无论是高官强势之人还是卑微软弱之人,谁都在脚下杀死了不计其数的细微含生,没有不造这种恶业的。

  尤其是上师和僧人们到施主家时,那些施主们(宰杀家畜)烹调血肉供养他们。僧人们对所杀的众生无有任何懊悔心和大悲心,只是贪爱血肉的美味,欣然享用,这样施主和福田(享用之人)无任何差别,将获得同等的杀生罪业。

  那些大人物、大官员们无论到哪里,都因迎请招待他们而杀害无数的生命。那些富翁们无论有多少牛羊,衰老的时候全部被宰杀,几乎没有自然死亡的,因此,杀生不计其数。

  而且春季时,虫蝇、蚂蚁、鱼儿和青蛙等被牛羊连同草一起吞下或者前后蹄践踏而丧命;马粪、牛粪中死亡的含生也是不计其数,这些杀生的罪业也将落到它们主人的身上。

  尤其是除了牛马外,以绵羊为例,更是无尽罪业的来源。这些羊以蛇、青蛙、鸟蛋等很多微小的含生为食。春季毛纺的时候,每只羊的背上约有十万含生全部丧命;冬季产羊羔时,羊羔刚出生就有大多数被杀,那些母羊也是一样从小到老,精华未耗尽之前,用来挤奶或哺育羊羔及使用,老的时候全部被宰杀,主人享用它们的皮肉。大小公绵羊无论到哪里都只有被宰杀。羊生虱子时每只羊的背上约有上亿含生丧命。因此,拥有百数以上羊的主人必将堕一次地狱。

  女人也是一样,她们订亲送聘礼、结婚迎娶时宰杀了无数的羊,从此以后,每次回娘家时定要宰杀一个众生,甚至亲友们宴请她的时候,如果给其它食物,这个狡诈的女人好象一点不合心意,并且好象也不知道动口腮吃一样,如果宰杀一只肥肥的羊,胸脯、肠等放在她的面前,这红面罗刹女便以铁匠坐式,取出小刀津津有味地吃起来。第二天,背上血淋淋的全牲肉(牛羊肉腔),好象猎人返回家一样回去了,每次回家都不是空手而归,真比猎人还厉害。

  孩童们也是同样,在游戏玩耍的时候,看见没看见时所杀的生命也是不计其数的,甚至在夏季手拿牛鞭或皮鞭等抽打大地时,所杀的含生也是无数的。所以我们这些人唯以造杀生的各种方便来度日,犹如罗刹一样。

  人们使用一生,饮用牛奶,以大恩养育我们的母牛,如同父母亲一样,但是我们却宰杀它们,享用血肉,如果想到这些道理,人甚至比罗刹还残忍。这样杀生的恶业若具足四种罪业的分支,则将圆满感受杀生的果报。

  例如,就猎人猎杀野兽而言,首先亲眼见到獐子或鹿子这样的一个野兽时,他就无误地认识到这是一某某野兽,这称为了知对境为众生(第一分支);然后对此野兽生起想杀的动机,称为生起欲杀之意乐(第二支);之后,猎人用火箭、枪等击中它的要害,称为加行采取行动(第三支);紧接着断绝了那个野兽的命根,使它身心的聚合瓦解,称为究竟绝断命根(第四支)。又就宰杀主人拥有的一只羊而言,首先主人告诉仆人或屠夫要宰杀一只羊时,了知所杀的众生是羊(已具一支);他们想到要杀某某绵羊之时,称为生起欲杀之意乐(已具二支);那个屠宰者拿着一根绳索前去,立刻捉住将要杀的那只羊,把它的身体翻倒在地上,用皮绳捆绑它的前后蹄,用细绳勒住它的嘴唇等(用绳子地牲畜的口周围紧紧缠绕使它闭气),称为采取杀生行动(已具第三支);这时,那个众生感受气息分解的强烈痛苦,呼吸终断,瞠目直视,眼泪汪汪,尸体被拽到房间里时,称为究竟断绝命根(已具第四支)。紧接着主人用刀子削剥皮时,肌肉还在颤动,说明当时能遍之风还没有完全消尽,所以和活着的一样,这时又立即放在火里烤,或炉灶上煎煮,然后进行食用。如果想到这点,食用活生生的众生的那些人,简直与猛兽无有差别。

  现在,有些人生起杀害某一众生的想法,或者口中也说这类话,虽然杀生没有成功,但是,已经具足了知对境众生和生起欲杀意乐的两种罪业分支,虽无圆满正行那样的罪重,而如同镜中显现影像一样,罪业已染污了自相续。而且还有人认为除非是自己亲手杀生的人,教他杀生的人没有罪业,或者认为虽有罪业也只是少许而已。事实上哪怕是随喜杀生的那些人也有同样的罪业,何况是教他杀生的人呢?也就是说:我们应当知道参与杀生的每一个人都将得到杀害一个众生的全部罪业,而不是杀生的这一罪业,由许多人各分一份。

  (二)不与取分三:1、权威不与取;2、盗窃不与取;3、欺诳不与取。

  1、(权威不与取):势力强大的人,如国王不是依靠合法税收,而是以非法的暴力劫夺,或者以军队等兵力亲自劫夺,称为权威不与取或势力不与取。

2、(盗窃不与取):如盗贼在主人没有看见的地方,暗中偷偷获取饮食财物,归为自己所有,称为盗窃不与取。

3、(欺诳不与取):如经商贸易等时,为了欺骗对方而以说妄语、以非法称斗等手段获取对方的财物,称为欺诳不与取。

  现在我们有些人认为只要没有亲自去偷盗,而以经商等欺骗的手段获取的财物都没有罪业。其实以欺诳的手段经营,获得多少利润都与直接偷盗没有差别。尤其是当今时代,许多上师和僧人不将经商之事看成是过患或罪恶,并且终身为此忙碌,还自以为很精明强干。但是能毁坏僧人相续的,没有一个比经商更严重的了。因为经常为经商而奔波,已经遗忘了求学、清净业障等的闻思修行等,而且也没有这样求学修法的机会。甚至晚上睡觉时也一直在考虑经营的帐目,所以已断了信心、出离心、大悲心等的根源,一直被迷乱的境界所转。

  从前,米拉日巴尊者到一个寺庙去,晚上在一僧人家中就寝。那僧人晚上睡下后开始考虑,明天杀一头牦牛,他思维如何销售牲口的皮肉,它的头赚多少,大腿赚多少,前腿之肩胛部分赚多少,小腿赚多少等,内外所有的部分都盘算了,整个晚上没有空闲睡觉,除了尾巴以外一切都预先计划完。这时天亮了,他立刻起来开始(诵经)修法、供施食子等。米拉日巴尊者还在睡觉,于是他走过来讥讽地说:“你自以为是个修行者,可是修法、诵经等什么也不能做,怎么还在睡觉。”米拉日巴尊者说:“我平时不是睡懒觉的,但昨晚我在考虑如何出售那头被杀的牦牛,没有空闲睡觉,因此今天早晨才睡着了。”这些话揭穿了他(那个僧人)的罪恶。同样的道理,现在唯一经商的那些人,昼夜都是考虑经商帐目,经常处于迷乱、散乱之中,在死亡的时候,也只有在这种迷乱的境界中死去。不仅如此,而且经商时虽然自己所卖的是低劣的商品,反而进行各种夸耀而说:“从前某某人说给怎样怎样的价,但是都没有出售,我自己买来时也是给了多少多少钱……。”唯说种种妄语。同样买卖的双方进行交易时,妄说自己想买而使买卖双方不和睦,为离间语;说对方的物品低劣,或以欠债的因,造成争吵等为恶语;无意义抬高价格,不想买也讲价等为绮语;以骄举心想自己得到对方财物为贪心;想击败他人为害心;为了买卖进行宰杀羊只等为杀生。凡是除了邪见和邪淫以外十种不善业已全部具足,如果经营不顺利,将浪费自己他人二者的财物,使大家深感痛苦,最终损害自己和他人,自己遭受饥饿而死亡;如果稍微顺利则获得多少财宝也不知满足,所以哪怕拥有如多闻天子一样多的财产,仍然热衷于从事造恶业的经商,唯于散乱中虚度人生,导致临终时手抓胸口,成为恶趣的基石,恶业不断增长并且毁坏相续,没有比经商更严重的了,经常怀着以欺诳手段欺骗他人的心念,针锋相对,如刀尖、锥尖、针尖锋利的恶念指着别人,经常处于害心之中,违背了饶益他众的菩提心,并且将增长无边的恶业,不与取也同样具有如前(杀生)一样的罪业四种分支。甚至仅仅给猎人或强盗等少许麦粟,也将同样得到他们所造的杀生或不与取的所有罪业。

  (三)邪淫:是在家人的戒律,往昔西藏法王松赞干布在位期间,制定十善法规,如在家人有种姓护持,正法护持等,在家人不能违反这些法规,所以,虽然是在家人也应当具足戒律,出家人则必须从根本上断除不净行。邪淫的罪恶过患极大,可以成为毁坏其它戒律的助缘,此外(邪淫有许多种类)男人自己出精液、与他人的妻子、或已付了赏钱的女人(如妓女)、或虽有自由,但在白天、或受持斋戒日、或生病期间,或妊娠期间、或忧愁所迫、或月经期间、或产妇病未愈期间、或三宝所依存在处等进行(交媾),则为邪淫,(此外还有)父母或种姓护持的或未成年少女,由口和肛门等处进行邪淫的,这样以环境、时间来分邪淫,有不同的种类,应当了知断除。

  (四)妄语分三:1、一般妄语;2、大妄语;3、上人法妄语。

     1、(一般妄语):具有欺骗他人的心念而说的一切自性妄语。

    2、(大妄语):如果说善法无有功德,恶业无有罪过,清净刹土无有安乐,恶趣无有痛苦,佛陀无有功德等等,不可能有比此更严重的明显妄语,故称为大妄语。

    3、(上人法妄语):如没有得地说得地了,没有神通说有神通等,凡是自己没有功德说有功德,这一切皆为上人法妄语。所以,如今与圣者相比,是骗子更加得势(倍受众尊崇)的时代,所有人的思想行为很容易改变,有些人自称上师或成就者,以欺诳手段尽力欺骗他人,说:“我已见到本尊,并且酬谢供养了本尊。”或者说:“我已见了魔,并且消灭了邪魔。”大多数绝对是上人法妄语,因此不应随随便便相信骗子、欺哄者,而应当依止一位熟悉的、谦虚的、表里如一的修行者(善知识),在其前求今生后世解脱的正法,这是非常重要的。有些人虽然具有世间道中的一点有漏神通,但那只是暂时的,所以有时灵验有时不灵验。无漏的神通除非圣者才具有,其他人没有,那样的神通也很难得到。

(五)离间语分二:公开离间语;暗中离间语。

初(公开离间语):一般是具有权威的人在两个人同时在的时候,当面以离间语使他们俩分开,如说:“这个人暗中说你如此如此下劣,当面也如此如此迫害你,今天你们俩好象不是那样的。”类似这种当面挑拨离间的话称为公开离间语。

次(暗中离间语):在情投意合的两人之间,到一个人面前说:“你虽然很关心他,但是他对你却是如何如何。”以离间语使他们分开(这种背后离间的话语),称为暗中离间语。其中罪业最严重的是破坏僧团和合,尤其是在密乘传法的上师与弟子之间进行挑拨,或在金刚道友内部相互之间制造不和,罪业更为严重。

  (六)恶语:如对相貌丑陋(不庄严)的人公开宣扬他们的缺点,例如对那些有生理缺陷的盲人、聋人等当面称呼瞎子、聋子。此外,说对方的罪恶或说一切低劣的语言(都称为恶语)。虽然不是恶语却是以温和的方式使对方心里不愉快的语言,也包括在恶语中。另外,在上师、善知识、高僧大德们面前说各种不悦耳的言语,也有极大的罪过。

  (七)绮语:婆罗门的咒语等,本来是非法的却认为是正法,或妓女的语言,或以使自他生贪心的歌曲,或军队强盗的语言等说许多生起贪心、嗔心的无关话语(都是绮语)。尤其是别人诵经念咒等时,说许多令他们心思散乱的无意义的话,将断了别人行善法的资粮(善业),因此罪业极重。

  本来言说各种绮语虽然表面上是随随便便中自然而然说的,但是如果善加观察,(则可推知)多数都是由贪心与嗔心而引起的,自他相续中生起多少贪心、嗔心罪业就有多大。此外,诵经念咒等时,如果掺杂一些无意义的话语,无论念诵多少都无有结果。尤其是在僧众行列中说各种绮语,则此一人将毁坏整个僧众所作善业的资粮,并且损失了施主所积的资粮。本来印度圣地除了具足功德、远离过患的人以外,其他人没有资格享用信财。世尊也未曾开许(这种人享用信财)。但是现在我们有些人学了一两套密宗仪轨,刚刚会念诵便立即随意享用黑财。通过密宗仪轨方式享用信财,如果是没有获得灌顶、具足誓言、精通生圆次第、圆满念修的人而随便念诵密咒仪轨,则成了笨教的念诵一样的了,因此罪业极重。黑财就象烧铁的丸子一样,除非具足生圆次第双运的“铸铁的牙齿”(的瑜伽士)才能享用。所以如果平凡人享用将焚毁相续,如颂云:“黑色信财乃是生命之利刃,过分享用斩断解脱之命根。”仅仅认识词句尚不能很好地读诵,何况说具足生圆次第?尤其是仪轨最重要的是念咒,如果念诵咒语时打开了“绮语的伏藏门”,即是以言说各种令生贪心、嗔心的无关语度日,将毁坏自己与他人。因此,上师和僧人们平时应该断除绮语,以禁语精进念诵非常重要。

  (八)贪心:对于他人的财物,心想:如果这财物是我的该多好。并且再三想:我如何才能得到使它归为自己所有呢?凡是对他人的财物生起欲求之心都是贪心。

  (九)害心:对他人以嗔恨心和愤怒心而想:我应当如此这般损害某某人。对他人拥有财富,心里不高兴,并且想:如果某某人不安乐、不幸福、没有这样的福德该多好啊。如果他人发生不乐意的事,(自己)感到很高兴等,凡是对他人生起损恼之心都是害心。

(十)邪见分二:无有因果之见;常断见。

   初(无有因果之见):认为修善法无有功德,造恶业无有罪过,称为无因果之见。次(常断见):是指外道的见解,总的来说,可分为三百六十种邪见或六十二种邪见等,但是若归纳,则可概括为常见和断见两种。常见:认为神我常有,或者认为世间的作者是大自在天或遍入天等见解为常见。断见:外道认为一切诸法是自然而生(自性生),不承认有前世、后世、因果不虚及解脱等称为断见。

  《黑自在书》云:“犹如日出水下流,豆圆荆棘长而利,孔雀翎艳诸苦乐,谁亦未造自性生。”也就是说,他们认为太阳从东方升起,这不是谁带领而来的;河水向下流淌,这也不是谁引下去的;所有的豌豆都是圆形,这也不是谁抟成的;一切荆棘刺又长又尖、非常锋利,这也不是谁削尖的;孔雀的羽毛五彩斑阑,绚丽多彩这也不是谁绘制的,而是因为它们自己的本性就是那样的。同样,世间的各种苦乐、善恶虽然显现,但是因本性就是那样产生的,因此,他们认为往昔的业力,前后世等并不存在。(我们如果)认为他们的论典是真实的并且随之而行,或者虽未随行,但认为佛的经教、上师的教言、智者的论典等都不是真实的,这样产生怀疑,或者进行诽谤,这些也都是邪见。

十种不善业中,杀生和邪见这两种罪业极大,如云:“杀生之上无他罪,十不善中邪见重。”除了地狱众生以外没有谁不畏惧死亡,也没有比自己的生命更珍爱的了,因此杀生罪业特别大,杀害一个众生需要偿还五百次生命。此外《念住经》中说:“杀害一个众生,需要在地狱中住一个中劫。”尤其是以作三宝之形象(佛经、佛塔、佛像等)等善法为借口造杀生等恶业,罪业特别严重,帕达单巴说:“依恶建造三宝像、将被后世风吹走。”同样,有人自以为把上师僧众们迎请到家中是修善法,以所杀众生的血肉供养他们等,一切施主福田的相续都染上了杀生的罪业,施主供养食物也成了不清净的布施,对于福田来说成了邪命,这种罪业大大超过了所做的善业。除了(高僧大德)杀害众生后立即能使他们复活以外,(一般人的)相续没有不被杀生罪业染污的,上师们(这样做)也一定会损害他们的寿命或事业,因此,除非能将所杀众生的神识超度到极乐世界,否则必须尽力禁忌杀生这一恶业。

  邪见在相续中刹那生起,也将毁掉一切戒律,不能列入佛教徒的群体中,也不算是闲暇的人身了。相续已被邪见染污,从此以后,即使是行善也不能趋入解脱圣道,造罪也没有忏悔的对境。

十不善业的果报:即是每一种不善业各有四种果报,(一)异熟果;(二)等流果;(三)增上果;(四)士用果。

(一)异熟果:无论是十不善业中的哪一种,如果是以嗔心而造的,则堕入地狱;如果是以贪心而造的,则转生饿鬼;如果是以痴心而造的,则转为傍生;如果生于那些恶趣中,需要感受各自的痛苦。或者按烦恼的程度、动机分为上、中、下三品。所谓上品者是指贪嗔痴极其粗重,并且长期积累恶业,最终堕入地狱;中品者转生饿鬼,下品者转为傍生。

(二)等流果:由于异熟果感召,恶趣中解脱后获得人身时所感受的痛苦名为等流果。但是,在恶趣中也有许多与各自的业因(业力之因)相同的各种痛苦。等流果分为同性等流果、感受等流果两种。

同性等流果者:与前世所造业相同,(现世也喜欢造这样的业)。如果前世是以杀业为生的人,现世也喜欢杀生,如果前世是以不与取(偷盗)为业的人,现世也喜欢偷盗等。所以,有些人在孩提时代总是见到虫蝇等便杀害它们,喜欢杀生的那些人是前世造杀生业的等流果。同样,从孩提时起,人们由于各自前世造业不同,所以(今世)有些人喜欢杀生,有些人喜欢偷盗,有些人不喜欢这些恶业,而喜欢善业,这都是前世所造善恶业的串习或者是等流果。如经云:“过去生何处,当视今此身,未来生何处,当视今此生。”(不但人是这样),动物也是如此,(如)鹞鹦或恶狼等喜欢杀生,老鼠喜欢偷盗,这些都是各自前世所造恶业的等流果。

感受等流果者:十不善中每一种不善业各有两种,即是前世杀生果报为:今生短命、多病。有些婴儿刚出生便立即死亡了,这是以前杀生的等流果,所以这些人大多数都是于许多世中刚刚出生,便死亡了。还有些人从孩提时代起便遭受多种不同疾病的折磨,一直到年迈死亡之间,没有不患病的(时候),这些也是往昔杀生或殴打别人,造了这样的业所成熟的果报。所以,(当我们生病时)不应考虑摆脱这些疾病的多种医疗法,而应精进发露忏悔往昔所造的罪业,弃恶从善等勤修对治法。

  不与取的感受等流果:受用非常贫乏,假若有少许财产,也是被强盗掠夺或窃贼偷走等,被敌人共同享用,所以,现在财物受用贫乏的那些人,如同高山一样精勤劳作,不如积累如火星一样的福德更好。如果自己没有往昔布施的果报而获得财物受用的福分,那么今生(无论)如何精勤也没有利益。(比如我们经常)看到大多数强盗、窃贼每次获得许多财物,若经常获得那么多,恐怕大地也难以容纳,但是那些以掠夺、偷盗度日的人最后却因饥饿而死,同样可以看到商人或享用信财的人等,无论获得多少(财富)也没有利益,如果自己有往昔布施的果报,许多人虽然没有一点精勤劳作,但是他们一生中都是财源不断,如果要想财富(滚滚而来),就必须精勤于布施。南瞻部洲是业力之地,前半生造业,大多数后半生就会成熟(果报),如果遇到殊胜的福田,瞬间也会成熟。所以,为了发财便以欺诳手段经商,或者精勤偷盗等不欲取者,即是所谓的想法和实际行为背道而驰,将导致数劫中无法从饿鬼之处得到解脱。今生也是一样,最后以业力感召,将变得越来越贫穷,越来越恶劣;或者虽然拥有少许财产,却无权享用;或者由自己吝啬的因而导致自己越富裕越觉得很贫穷,或觉得没有财物一样;或者其财成了恶业的因等,有些虽然拥有财产却不使用,如同守护宝藏的饿鬼一样。因此,表面上虽然是富翁形象的那些人,但如果善加观察,他们的财产如未能用于为今生和来世幸福因的正法上和安闲生活的衣食上,则他们比穷人还可怜!而且他们现在都已经感受了饿鬼的等流果,这是不清净布施的果报。

  邪淫的感受等流果:丈夫或妻子相貌丑陋,或懈怠懒惰,(相互之间),犹如仇人相遇一样。现在大多数夫妻之间经常发生矛盾,互相怨恨,争吵,甚至殴打。丈夫或妻子认为对方性格恶劣,(其实)这些也是他们各自往昔邪淫的等流果所导致的。因此夫妻之间互相不要生起嗔恨心,应当认识到这是自己往昔造恶业所成熟的(果报),应当生起忍耐之心,单巴仁波切说:“夫妻无常犹如集市客,切莫恶言诤吵当热瓦。”

  妄语的感受等流果:自己经常遭到(别人)的诽谤或者被他人欺骗。所以,如果现在自己没有过失却遭到诬陷、诽谤等,即是自己往昔说妄语的果报。因此,(我们)不要对造谣者生嗔恨心或进行恶语相争,而应当观想以此可以净除我的许多恶业,并生起欢喜心。持明无畏洲说:“怨敌反对亦使修行增,无罪遭到诬陷鞭策善,此乃毁灭贪执之上师,当知无法回报彼恩德。”

离间语的感受等流果:眷属仆人之间出现不和睦,或者对主人进行反驳等。例如有些上师的弟子,官员的随从,家里的雇佣等内部大多数人相互之间不和,并且主人如何劝说也不听从,反而进行辩驳。一般家里的雇佣,虽然主人指派(他们)做一件很容易的事,但是说了两三次还是不听,直到主人生起嗔恨心对他们严厉呵责时,才慢吞吞极不情愿地去做,做完后也不向主人汇报那件事情的结果,经常唯一处于恶劣的性格中。这些也是主人自己往昔造离间语的恶业所成熟的果报,所以,应当对自己所造的恶业生起后悔心,努力化解自己与他们之间的怨恨。

  恶语的感受等流果:经常听到不悦耳的话语,自己说的的语言也成了争吵的因,总之,恶语是十不善业中罪业最重的,如世间也有这样的谚语:“无箭兵器之语言,亦能刺入人心间。”如此说粗语使对方刹那生起嗔恨心,尤其是对(严历的)对境仅说一句恶语,也将导致许多世中不能从恶趣中解脱。

  譬如从前,婆罗门迦毗罗称呼迦叶佛的比丘们为“马头、牛头”等,说了许多这样的恶语,他(死后)转生为一条具有十八个头的鲸鱼,一劫中未得解脱,此果报穷尽后,又堕入地狱中。此外,一比丘尼称呼其她比丘尼为“母狗”,(以此恶业)五百世转生为母狗等,有许多类似的公案。所以,应当说话温和,尤其是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圣者补特迦罗或菩萨存在于何处,所以应当对所有的人观清净心,宣说称赞他人的功德,如果对一菩萨进行诽谤,恶语中伤,比杀害三界所有众生的罪过还重。如(恰美仁波切的《极乐愿词》中)云:“若人诽谤菩提萨埵众,较杀三界有情罪还重,发露忏悔无意所造罪”。

绮语的感受等流果:自己的言语无有威力,并且口才拙劣,虽说实语,可别人也不认为是真实的,在众人中发言也是气势薄弱,无有辨才。

  贪心的感受等流果:(许多事)不能称心如意,反而经常遇到不悦意的事情发生。

  害心的感受等流果:经常遭受恐怖畏惧或损害。

  邪见的感受等流果:经常处于恶见之中,各种欺诳扰乱自心。

  (三)增上果:(此果报)成熟在外境上,造杀生恶业者,转生在环境不优美,或者深谷险地等危害生命的地方。造不与取恶业者,转生在庄稼遭受干旱冰雹、树木不结果实、(经常)发生饥荒的地方。

  造邪淫恶业者,转生在粪坑、淤泥等不悦意的地方;造妄语恶业者,财富不稳固,并且经常遇到恐怖、畏惧的外境违缘。

  造离间语恶业者,转生在悬崖、深谷等难以行走的地方;造恶语恶业者,转生在乱石堆积、荆棘丛生等不悦意的地方。

  造绮语恶业者,转生在庄稼不生果、季节颠倒并不稳定的地方。

  贪心的恶业,转生在庄稼荒芜,并且经常出现众多地时恶劣的痛苦。

  害心的恶业,转生在经常有恐怖和众多损恼的地方。

  邪见的恶业,转生在缺乏财富、无有保护者、无有亲友(无依无靠)的地方。

(四)士用果:造任何恶业都将与日俱增,世世代代延续无边的痛苦,恶业越来越向上增长,将漂泊在无边的轮回之中。

 
 
 
版权所有:Copyright @ 萨迦南真寺  技术支持: 银河星际
地址:四川省甘孜州雅江县祝桑乡南真寺 邮编:626000  Email: sjnz@sjnz.org
议使用IE 5.0以上版本 最佳分辨率:1024 X 768浏览